工作简报

调查研究:外包施工存在的安全问题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10日

浏览次数:

2019223815分,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西乌珠穆沁旗兴业矿业全资子公司银漫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银漫公司)发生重大生产安全事故,造成22人死亡,28人受伤。根据官方公告,20181-9月份,银漫公司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为9.25亿元和3.98亿元。我们很难想象,一个如此盈利的上市公司,怎么会“节省”到从网上购买非法改装车作为极易造成群死群伤的入井通勤车?安全发展与经济效益的迷失,令人痛心!经过事故调查发现,银漫公司把安全生产责任全部转嫁给了外包施工队伍,而采用非法改装车违规向井下运送作业人员的也正是“外包施工单位”。

不光我们存在“外包”,今年327日,美国参议院商务、科学和运输委员会举行听证会,“拷问”联邦航空局在认证播音737MAX系列飞机过程中是否存在过失。一名美国参议员认为,美国联邦航空局允许波音公司对其产品进行安全认证,这种认证的“外包”相当于“让狐狸看鸡窝”,安全认证效果可想而知。

纵观近些年我国发生的生产安全事故,其中存在“外包施工单位”的比重是非常大的。可以说,“外包施工单位”安全问题堪忧!究其原因,有以下几方面:

第一,准入源头上。一些企业为了压缩成本,在招投标上过分的提高“价格分”的比重,实行简单粗暴的“低价中标”,导致外包单位在价格上的恶性竞争,多数真正素质较高的施工单位由于设备成本、管理成本、人力成本等较高,往往报价较高而很难入围,劣币驱逐良币。另外,一些大型企业的招投标权利还不在用人单位,往往由其上级公司甚至上上级公司决定,结果就是管招投标的不了解用人单位的实际情况和需求,死板的按程序招投标。用人单位决定不了招投标,所以招来的合不合适也得凑活着用。这就从准入源头上埋下了安全隐患。

第二,安全管理上。虽然国家明确要求将外包施工单位的安全生产工作纳入企业安全管理体系统一管理。但一方面客观上由于外包施工单位的人、财、物相对独立,多数企业对其安全管理也只是落在了安检员的巡查上,只是发现违章给予一定的罚款,难以形成等同于企业内部的有效管理。另一方面,企业主观上的以包代管或包而不管,企图生产工作外包,安全责任也外包,将安全责任推卸给施工单位。此外,低价中标的外包单位为了在微小的利润空间内获利,必然在降低成本(减少投入)和提高输出(设备超载,人员超强度工作)上下功夫,给安全管理带来了很大的难题。

第三,安全投入上。低价中标的外包单位利润空间已经很小了,安全投入必然遭到极力压缩;另外,一些企业将承包工期定的很短,年年重新招投标,不利于外包单位的安全投入和基础设施建设,因为他不知道明年还能否在这里继续干。

第四,人员素质上。一些外包施工单位的队伍是临时组建的,有的甚至是中标以后才组织队伍,经过简单的培训就上岗了。昨天还是地里干活的农民,今天就开着载重汽车进入工作场地。这样的人员素质岂能让人放心?另外,外包施工本身就是阶段性工程,工作的不稳定也就注定了人员的不稳定,这同样是一种安全隐患。

另外,还有一些问题也同样不容忽视。例如,一般情况下,外包施工单位的员工除了国家法律强制规定的几类保险,几乎没有任何企业正式员工的福利待遇,他们的工资收入甚至不到正式员工的一半,但工作却大多更加辛苦。没有福利保障和不平衡的心理会导致外包施工单位的员工对企业没有归属感和认同感,谈不上对工作全身心的投入,更谈不上主动学习、研究,提高专业素养和管理水平了。因为他们只是一个临时到这里的“打工的”。

外包队伍的存在有着复杂的社会原因,要解决外包队伍的安全管理难题,需要社会各方力量的共同发力,但根本症结恐怕还是要落在企业自身上。通过上面分析不难看出,所有问题的根源几乎都能找到疯狂追求经济利益的影子。而将工程外包、“低价中标”无疑是节约成本、提高经济利益的“捷径”。另外,想把一些难啃的骨头“甩包袱”,一包了之的现象也是大有人在。

习近平总书记在今年“两会”参加福建代表团审议时讲到“做企业、做事业不是仅仅赚几个钱的问题”。煤矿企业在采用外包这种运营方式时,必须严守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切实将其纳入企业日常安全管理体系,真正担负起社会责任、安全责任,而不是“仅仅赚几个钱”!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3-2018 内蒙古煤矿安全监察局 电话:0471-6648989 邮编:010010
蒙ICP备10200845号 | 政府网站标识码:bm34030003 | 中文域名:内蒙古煤矿安全监察局.政务
地址: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新华大街55号  技术支持:聪智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