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风尚建设

“爱与孝”“尊与教”,代代相传

责任编辑:统计中心

来源:呼伦贝尔监察分局 李俊峰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12日

浏览次数:

 

“爱与孝”“尊与教”,代代相传

呼伦贝尔监察分局 李俊峰

家风就是一个家庭的灵魂,虽然看不见,摸不到,可是它又无处不在,流淌在血液里,植根在骨髓中,表现在一言一行上。它是几十年如一日,几代人共同努力形成的一种行为准则。它能影响家庭成员精神、品德及行为的一种传统风尚和德行传承。好的家风会伴随你、熏陶你取得事业成功、家庭幸福。

1983年我的爷爷奶奶生活在沈阳,当时他们的年纪已经80多岁了,需要人照顾,可是身边的儿女又没有时间和精力,我的父母决定把爷爷奶奶接到我家来,让他们在我家颐养天年,在此期间,我看到了父母从一日三餐、起居活动以及精神上给予爷爷奶奶多方面的关爱。父母的行为在我的灵魂深处打下了深深烙印。我的父母通过身教把孝敬老人的美德传授给了我。我们兄弟姊妹四人,年纪相差不大,在我结婚的时候,父亲刚刚退休,退休金不多,又要养活全家,我的母亲是家庭妇女没有退休金。我的哥哥、姐姐们也结婚时间不长,可以说家里根本没有什么积蓄来为我举办结婚仪式,哥哥姐姐们也不富裕,父母多方借钱为我举办的婚礼,我的婚礼是一个举债的婚礼,为还债父母整日里愁眉不展,还不好意思和我说还债的事,我看在眼里急在心,经过与妻子协商和沟通,征求妻子的同意后,我们一起和我的父母说,没关系所有的债务我们来还,你们把我养大又供我上学这份恩情我永生难忘,在你们该安享晚年的时候,我们不会让你们背着债务生活,孝敬父母是我们的天职,现在到了该我们尽孝的时候了,听了我们夫妻的话,父母露出了开心的笑脸。在婚后的几年中,我们夫妻二人精打细算、节衣缩食,还清了所有债务,不仅了却父母的心事,我们也过上的开心的幸福生活。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2005年我的父母先后生病住院,在相隔不到半年的时间,相继离开了我们,真是病来如山倒,人走如疾风,没有给我们留下更多的尽孝时间,让我遗憾终生。在父亲母亲住院的日子里,我白天忙工作,晚上到医院陪护父母,30多天的时间里,每天晚上都守护在父母身旁,每当我看到我父亲母亲有些许的笑容和疼痛感稍微减轻,我都会有莫大的幸福感。虽然病魔夺走了父母的生命,但他们孝敬老人的家教传了下来,我的女儿在外地上学,每天都会打电话或通过微信方式,关心家里的事情和我们的身体健康,而且还在父亲节、母亲节以及我们的生日给我们预定鲜花蛋糕和节日礼物,我和妻子感到莫大的欣慰。

教育子女,求学上进,服务社会也是我们家永恒不变的家训。我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我的爷爷奶奶接受过良好的教育,他们在私塾里学习中国的传统的文化知识,我的大爷叔叔们都是大学、中专等学历。爷爷奶奶对子女的教育格外重视,在生活不是太宽裕的情况下,让孩子们出去接受更高程度的教育,从那时起我的家风就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少年时期的子女必须接受良好的教育,不得去经商和做工,应做在他们这个年龄应该做的事情”。这不是用嘴说的而是几代人用实际行动这么作的。尊师重教的这一家训在我们每一个人的脑海里深深的打上了烙印。我们夫妻对孩子的教育很用心,从孩子3岁时就开始培养她的自控能力和自理能力,自己的事情必须自己做,自己的玩具以及学习用具自己要收拾摆放,严格要求什么时间干什么必须干,比如看动画片每天规定看多长时间、晚间几点睡觉必须严格执行,在制定这些规则的时候我们也充分尊重孩子的意见,征得她的同意后才执行,而不是强加给孩子的,在大的框架下给孩子足够的空间。记得有一次我外甥在我家,妻子晚上有课没回家,我又是两地分居,孩子那天作业很多,做到晚上9点,已没有时间玩了,把作业书本赶紧收拾起来,准备睡觉,我外甥一看蒙了,赶紧问她怎么回事,她说我妈说我晚上要9点睡觉。这一点也说明规矩既然制定了就要执行而不是找各种理由去变更。我们更加注重培养孩子的自学能力,我的妻子是教师,给孩子讲课有优越条件,但是我们不主张给孩子灌输知识,我们从来不给她补课和提前讲课,而是让她自己提前预习和课后复习,有不会的和不懂的我们才给她讲,让她自己制定学习计划,什么时候学习、怎么学习由她自己决定,不管是上学还是放假期间自己必须制定计划,还得严格执行,这个习惯一直陪伴她到高中直至大学。孩子不但执行我们制定的规则还严格遵守学校的各项纪律和规则,在她上学期间就请过一次假,那次是她发高烧,我们带孩子去医院治疗,上午输完液有些好转,下午孩子就要求去上课,我们劝了一阵,她坚持要去,我们只好送她去学校上课,在此之前我和我妻子从没有因为家里的事情在单位请过假,所以孩子养成只要身体没事就决不请假习惯,而且一直保持到现在。通过这么多年的辛苦努力,孩子在2013年以呼伦贝尔市裸分第一的高考成绩考入香港中文大学。诚实守信,尊老爱幼的品格我们是用身教形式灌输给孩子的,孩子每次看见长辈都是叔叔阿姨的打招呼。

 


网站地图 | 旧版回顾
copyright © 2003-2018 内蒙古煤矿安全监察局 电话:0471-6648989 邮编:010010
蒙ICP备10200845号 | 政府网站标识码:bm34030003 | 中文域名:内蒙古煤矿安全监察局.政务
地址: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新华大街55号  技术支持:聪智网络